列持七

忽然有个肉的脑洞,飞速记录下来。之后可能会续,随缘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X私设师青玄不知道是谁
X不是贺玄本貌,小号作乱

小破车要开啦~~(站在车头挥手帕大喊)

荒郊野外

痛苦混杂着快感一波一波袭来,师青玄望着皎洁的夜空,想呼救,可是有谁能救他呢,最疼爱他的哥哥,已经被别人拧掉了头颅,最好的朋友竟然就是那个别人。就算在这儿被做死都不会有人管的吧?
我要死了,师青玄这样想。死吧,死吧,死了还解脱,死了就不用想这些了。死在这人手里也就随便了,省的自己找地方费劲。
师青玄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恶梦,也不挣扎了任由他做
贺玄感觉到师青玄的放松和无所谓很是气愤,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对你为所欲为是吗,那好啊。
贺玄脑子里充斥这把师青玄做死的念头,捏着师青玄脖子和腰的手也不再忌惮,越发使劲
“呃啊!”师青玄被捏的生疼又喘不上气,腰间也是一片淤青,忍不住发出声响
听到师青玄暧昧的声音,贺玄深挺了百十来下释放在师青玄的身体里,不做过多停留,整理好衣服就闪身逃走了。
师青玄感受到贺玄的释放,差一点感受到情欲的巅峰时那人就这样走掉了只剩下瘫软的师青玄。
过了好一会师青玄才从地上爬起来,湿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滴下来,师青玄心里气愤又绝望,那又能做什么呢?能做的只是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捡回来穿好。
竟然没有死,是该庆幸吗?师青玄笑不出来,师无渡的头还在贺玄哪里,他还要安葬好哥哥,最疼他的哥哥为他死了不能让他身首异处,就用这余下的时间要回师无渡的头,再了结自己。

【薛晓】肉

其实星期五就发了
然后翻车……
走链接诶嘿~
不能看的话评论区再发一遍〔星星眼bolin〕

https://m.weibo.cn/6189813884/4198309956610470

薛晓

    晓星尘无意间碰到了薛洋的手随即一怔,回过神来拔起霜华剑刺薛洋,薛洋闪身一偏避开了霜华。
     因着晓星尘看不见,用力一挥把霜华打落 ,薛洋把晓星尘抵在墙上盯着他说
   “我都玩腻了你才发现,真是单纯啊道长”
     “薛洋!你为何还不肯放过我”晓星尘想到义城这几年身边缠着自己要糖的少年一直都是薛洋,他要被逼疯了
    “放过你?你把我抓去金麟台,这个仇我还没报呢,这次该到我了,我呀想看到你哭着求我的时候”
      薛洋满意的看着晓星尘微微颤抖的手,顿了一会,接着说
“你别想死也别妄想着要逃,你要是敢,我就把小瞎子的舌头割下来让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再卖到青楼,你那傲雪凌霜的宋子琛宋道长已经被我杀了,做成了凶尸,你要是不听我的,我便让你心心念念的宋道长专去杀那些老弱妇孺”
    晓星尘面色微僵破口大骂“薛洋,你真是卑鄙无耻”
    薛洋勾唇,摇摇头自嘲的说“是卑鄙,我杀人无数害得家破人亡的也不少,这点手段还算不得什么。只是可怜了阿箐和宋子琛就因为你,落不得个好下场”
    薄唇微启,“是不是,我顺从你就不会伤害阿箐和子琛了”
    “当然,只要你听话不仅不会杀小瞎子和宋岚,我也不会去祸害别人了,怎样?”
    半晌没出声
    薛洋只当晓星尘默认了,恢复往常笑嘻嘻的模样
    “那道长我去买菜了你在家等我,要是敢跑我就把跟你有关系的人都杀个干净”说完,转身朝门外走去
   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晓星尘也顾不上形象跌坐在地,眼上的白布也渐渐染上了鲜艳的红色
    子琛,对不住了连累你和阿箐
    过了一会,阿箐玩够回来了刚跨进门便看到脸上流着血水的道长,吓得呼吸一滞,偏偏得装作看不到喊了声“道长,我回来啦”